六壬伏英舘学习思维脑图[开放下载]

六壬伏英舘,以及思维脑图体系公开下载,方便对照思路进行学习深入

大家知道,我胡某人是做程序员出身的道公佬,喜欢把一切都整理成逻辑,因为从小接触这行那些老头的原因,所以同时我也是一个非常痴迷于维护传统,这个在我这里并没有说去融合新时代的一些东西,尽量把六壬还原到原汁原味最开始的方式,一个本就是潮客地区发源的文化,商业化代表着的是省略省略再省略,作为弟子如果连规矩都不去遵守,大量改变其发展的轨距,特别是就抱着图方便的思想,那这个文化他也会很快消失

纵观最近圈子内发生的一些事情,很多粤区外的弟子,不懂传统的规矩,甚至右手上香,剁右脚等等无脑行为,被行业内的一些人贬称“b佬””l仔“,究其原因就是不懂原理,不懂含义,甚至有些师傅也不把这些当回事,特别是某音上“一天不收徒第二天能饿死”的那些所谓的“师傅”,把这个门派带领成乌烟瘴气;所以我在这边把六壬弟子应该,也是必须该学习的一些思路和方向,修成册,修成图

点击下载(pdf文件):

六壬法为什么灵?六壬仙师是谁?

不要成为圣人,不要给自己带上圣人的标签,我们只是尘土

01

在探讨这个问题前,我们首先要明白法从哪里来,什么是法?首先我们要清楚一个要点,他来自哪里,符的灵验又来自哪里,六壬铁板教作为一个阴师教,该如何去考究一个正确的道路去学习和发展?他与其他分支教派所主张的区别又在于哪里?

法从哪里来,首先在阴师教中,第一个排除的就是通过自身的修为,但是不包括后天的心雄胆壮,德行等其他自发功的正气,阳气等其他契合达到“法强”的理论,单从阴师教本身去讲,什么是法根本?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人心不古的时代,已经演化出很多不同的理论,先从最古老的说法开始讲,首先是通过传承,获得门派的”红头公章”,通过修习通过一些方法比如吞符等,不断增强和师公的感应,达到师公的认可并授于”红头文件使用权”,而现代经过几位所谓的“大师傅”的理论与实践,不难看出除了以上的方法外,还演化出了以下几种,这边整理以下表格以供参考考究:

说法简述
门派本身的扶坛师公的认可通常这个是比较难的,首先保证正本清源的基础上,因为扶坛的师公多数为玉封的格性,其分灵多数性格各异,对待传统对口工与其尊敬的要求程度“过分”讲究(比如绝对不能右手敬酒等)代表为
一:胡方马…..等二:邓年刘…..等(不为固定,只为区别代表说明)​三:玉封十三郎等法主位“分灵”等
本门阴师认可这个代表大多数弟子,门派祖师,师公辈的师公扶持,通过心咒“启师”,达到请师公临坛,法的强弱是为自身对师公的感应有多少,多少愿意临坛,临身,降威,辅助弟子写花字发号施令等
兵马以及后期养坛鬼将这个代表那些反复横跳判师,洗底的“大师傅”但是不可否认他们对法和灵的感应是非常强大的,通过术类的方法去控制兵马行事,在没有临坛的上坛师公扶持下行事,通过一些方法去养鬼将,鬼越多,法越灵,但是也不否认这个是个双刃剑,用来做什么,如何消除阴气对自身的影响,也是一个技术活
假意冠名梦传“阴师”多数是不知道什么游师假名托梦假相,法灵的原理和上面的理论相同,少数本门阴师吐法,原理与僮身理论相同,但多数为拼多多法本玩家
上下坛僮身认可作为曾经最流行的行法方式,僮身的历史是非常久远的,多数为本门师公临身降威,无论是上身,眼通,心通,耳通,卦通等或是迷僮,幻僮…扶乩等,皆为行法必修,就算不足以降身,也能更好的查事,但现在很多师傅并不会去求固定的分灵僮,多数是求得坛上不知名的师公或鬼将,需知同坛在卦杯这里假名降下时已经不准,更有甚者多数为抄袭友派闾山的降僮法催僮,比如罗等其他脉就是专业大圣僮玩家,当然有更深入的说法这里不做阐述

02

—这里的玉封十三郎仅仅是代为冠名法主位,既为法主位,则都是分灵体,都是带印降威,主神既不会临坛,比如六壬仙师是何人,流程至今绝对已经不是某一位的代表,更不是某一位能代替他,六壬仙师就是法主位,他就是六壬仙师,不是李淳风,也不是某一位风水先生,目前没有有力的证明证明他最原始是谁,别地的,别派的旧法本也不能说明他的源流,从请神文中讲品位,仙师不可能是先天尊神或者后天的敕封神,也许是先人学了六壬神术再学了风火院的法假名结合再一起但是丢失了一部分的流传也说不定,根据历史根源来源于白莲社(非教)发展之一,当时假名众多,流传到南方南传法脉他是主神主法主,在江西如戴家等地的老派系,六壬仙师法主又是和境主并列下坛的神明之一。

我们该如何去学习和探究这个法门,首先正确认知,也就是我们友教经常说的正知正解,抛开虚伪的面子,绝对不能去说我们传承一个法脉,就一定要求我们的法脉比别人厉害,好让自己在社会上卑贱的地位提升,去大搞对立,小屁孩非主流拿令牌对法扇指画不在讨论之列,在科学时代,少搞那些迷信的显法,

不得不承认的是,六壬作为南传法脉代表之一,一直以来是包容为主,融合包括茅山真心堂,西天佛法教,金英教,风火院,吕山坤元法院,茆山,华光,师公教等,同血连根,很多学了一脉又去学另一脉的同道我更愿意相信他们是为了参考学习,而不是在一脉没有学到瓶颈去反复挑师只是为了身负多个头衔装逼,一个法脉发展到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坏在利益熏心,但好是好在大家都在去真心传承,至少把这个民间小法去真正传扬出去,相对其他南传,我们出了宗师好让后人拾人牙慧,也给后人开了融合的头,无论到哪里行法,到哪里传教,融合当地民俗是一个很有必要性的,比如你在广东如果不遵循广东的“家礼”也是行不通,在东北不结合当地的仙家文化,买几个木鱼敲下地藏经也是没办法装的下去逼的,发展的路需要各位同道共勉。

再说到主张,我们阴师教同样是师公教之一(有一定争议),我们铁板教首先是阳法,正确学习的情况下对身体是没有伤害的,更不会去说什么死后不得投胎的说法,达到这一步,你首先得成为一个高深的法师,由功德或弟子的供奉托你上神台,我们铁板教主张的是济世救黎民,现代社会已经不需要我们弟子去奂乎维新,但是精神是存留的,我个人选择的是法与术并行的道路,目前一样在努力中,找到自己传扬法脉的意义,而不是为了利益去开培训班收徒,哪有正常法师,道公佬每天闲的没事干拍视频收徒的?帮人做件法事没那几千块?

在南传众多法脉中,六壬派发展的非常迅速,因为其以方便著称,但是其方便,是建立在前几年其他教派三五年不得入门的基础上,但是对比现在的宗教环境,都是培训班产物速成环境的情况下,除了易学类,反而显得不是很“方便”,只能体现在其用法的简单上,当然现在也有冠名六壬的仙教等,他们似乎比我们更方便,但是由李海传下王斌与邵启刚的仙教,和六壬铁板教,南茅从来都不是一家,也毫无关系,只是做区别之分,没有贬义,有同道把他比喻成一个术法的发动机不同。

现在传教学习环境是非常乱的,比如坛扇,自古以来平一脉只有一把清风扇,背面兵马花字,四纵五横玉封十三郎代表师傅授法授印代表师傅坛上的兵马,正面为大显威灵的师公位,现在的“新时代的先行者”,为了凸显自己的独立独行,盲目抄袭香港的法扇,其他脉的法扇,自创法扇,符扇传给弟子,不伦不类,画的符胆比鸡蛋还大。千变万化打个比方就像老中药捉药,对待什么病灵活的变动药方,而不是拿个树枝当黄芪给人服用,法本永远是工具书,而不是真理。

师公扶持,大显威灵!

六壬道法?佛法?一些看法

其实是不应该去讨论这个话题的,因为这伴随着分别,那到底六壬是佛法还是道法呢?

首先我们要去充份了解六壬的历史,首先他是作为一个乱世中出生的产物,而后赋予了他流民教的名称,“竭力练成防乱世,工夫磨就守太平”,而流民本质上就是融合,融合本质上就是方便与生存,这与近代有些人所谓的传承传统,其实是有点相违背,有些人会说为何发展如此多的教头?是不是只是为了收钱容易?为何会发展出十几个掌?又什么几节论?这还是原汁原味的六壬吗?

因为这个涉及到一个什么,一个面子派,一个实用派的问题,但毫无疑问,我是实用派,所以我从来不反对去增加什么,只要得体,合德行,适生存,有些人很固执的所谓的原汁原味可能放在当年小法未闻名的时代,如果信息不封闭,那他本身在当年毫无疑问也会成为一个争议,如果他当年是往北传,人往北走,我也毫不怀疑他会发展出一个“帮兵”的角色,就像现在的某一,某明,某徽等,谁还有自己原汁原味的东西?与其说没有,更不如说,还有几个还屑去修十几年还不一定得“成就”的东西呢?当然这也是可悲的事情,因为有些已经丢掉了本质。

而实用派是在不丢掉本质的情况下,在相对保守不违背“阴师教”本源的情况下,是可以相对性去融合本家例如胡方马…等同根的法门,再加国术易理,算术乃至风水佛法(佛教祖师已经是成为一个法主位)等方便适应现代社会,传扬文化,说好听点就是学更多方便更好服务大众,说难听点就更好的赚钱生存,现代社会,术类没有不要钱的。

(插一个题外话,一些穿朝服拿朝简笏板做臣仪的nt不含在内,师公没叫你称过臣)

再回到本题,该称他为道法,佛法,还是把其单独划分为一个小圈子呢?我觉得应该是道法,这个各家是有一个很大的争议的,其中很多“有志青年”是很反感这个“道”字,因为其最显眼所代表的“教”而非“学”其后末发展的原因,被很多不合仪礼的人搞的乌漆麻黑,再加上当时时政上的一些人当为工具,所以以生民立命的为口头禅的“有志青年”弟子,并不会想去蹭热度,但事实上,我们文化传统而言,“道”并非只有现代的“显教”,但是这个自确是我们的根,是从不知名朝代(多数是宋代,有争议,待考察)中拔出来的适应当时最为适应当代祖师在当时社会发展的一些技艺,无论是从风火院,过教阴师吐法训弟子等,敕令,符头符架等是深深佐证这一点。

而明中,核心渐渐“交接”,以茅子元为核心等依附净土教等对当时一些社会时局的思想已经被部分淡化,在明中也于各法旺公为主,神功渐渐成形,到底是先成形再融合茅子元等思想还是先融合再成形已不可考,后续会慢慢挖掘考试,但清晰的是在江西一脉所传的罗,黄等师公,从法本中也是看到寥寥无几的影子,乃至所下僮身,也是以仙师,法旺公,大圣等分灵为主,而其他非大陆发扬的小法有些有给他保留一定的舞台,

而以现代所传扬的门派为主,多数以保留着以几大法旺公等为主要核心驱动的法门,一是因为综上的发源所需,二是大量融合了以茅,卯,吕,还有一点点混搅本问视听的普安等,所以我更愿意称他为六壬道法或六壬神功,但此道非“彼”道

而六壬佛法,这其也是一个分支,其中很多属于风火院等,不在伏英舘的体系之内,其实这些是可以分开来谈的,有人就问了,那你们不是出于风火院吗?为什么又不是佛法呢?我认为他是是想还原“原汁原味”的六壬,但还不是最“原汁原味”,因为传扬的原因,风火院也不是最开始的风火院,法无对错,历史问题很多证据已经难考,以上文也是根据目前所证所得出,毕竟我们不是“官方”教

六壬七日舘,四十九日舘意义在哪里?

六壬铁板教闲聊

今日碰到一个被严重洗脑的,找我们客服定制坛牌,说自己是平公法脉,发来一堆妙公的法坛,我们客服好奇一问,过到三山,还没有法本坛图吗?(虽然态度有问题,但是我选择忽略不见)

借此,我们引出下文,七日过教可不可以,在者,七日放教又可不可以呢?

首先我们要简单了解六壬教的历史,流民教的历史,他为什么会发展成入门眼中的“富贵教”

他的起源我们就不做赘述了,首先我们了解一下六壬教的全称是什么:“三十三天六壬正法流民铁板教”,既然是流民教,首先他在发源之初就不可能是以舘的形势存在,当然后来发展成两舘一院之类的形式(其中我们是伏英舘)这里就说明了在历史上就不可能是一个以基地的形式存在的,走乡过省,过村过堡

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说给徒弟过教,放教,时间去长达三年,五年的一个形式,

再谈到香港传教的“乱”象,不论其他法脉,论到司徒等某人在香港发扬六壬的一个历史,一个花字,一个符八千,独创教级,什么五雷顶教,五岳顶教等,这里就对应上开头的设坛问题,设坛,立坛,更是想都不敢想

这里我们需要知道一点,六壬流民教,本身就没有五岳五雷这个教级,最高的教级就是三山,再后面才涉及到一个传教权的问题,可以翻遍法本,(市面上六壬的法本满天飞,我就不去引用了)是没有如何有关于五岳五雷教级的描述的,对比原始的六壬风火院,或者谢光明一脉等,都没有存在如此的去区分的教级,也就是说,六壬原始不存在这么多教级,而这一脉的六壬,本身学到三山就可以传你所有的东西!

而凤阳府一脉的六壬,综合性,开舘性,导致出现五岳五雷之类的教级,更有甚者,分为十三个以上的教级,其中我更愿意相信,是师公为了让大家分层次去学,现在最多市面上是传于四十九天舘,七天舘,比如七天过到三山,在平公一脉是绝对是可以

但是回来一个老话,为什么我们要分教级,老一辈都是搭台双红过五雷,回舘过刀,看你他娘的有没有干坏事,要发誓才能过教,发展到平,叶这边,很多弟子也就整天在想,我要花多少钱,要学多少东西,导致所谓的”即过即应“其实是大打了折扣的,按照个人的理解,因为社会环境的影响,外在因素的不允许下,最少七天手续要办完,僮身有感应,就算不能上来都好,而不是说交钱,买了一个法本。

浅谈‘玉封’‘玉敕’与‘敕封’的区别

浅谈‘玉封’‘玉敕’与‘敕封’的区别

今天群上有人讨论到这个问题,而且说的甚不合我意,我就写一下

要明白玉封等称号的区别,我们首先要明白什么是称号:

什么是封号,我们这边不讲活人,就讲死人的封号,玉封敕封、宣封、赐、御封、万天、都天、承天、宣天等等

我们来看一下从道友的文章盗过来的几个福建神明牌位的图片:

来自福建的某神明牌位,写着玉封,玉封是什么称号,顾名思义,是玉皇封,难道tnnd玉皇真的会显灵给封号?不是的,至德堂通过走访得知,目前有三种方式

一:正一道士开坛,请姜太公封神

二:全真道士开坛,请九天玄女封神(有一个特点,全面应该叫(玉皇敕封敕赐,简称玉封))

三:民间道士开坛,请祖师爷(如临水夫人,泰山王等),比如玉封齐天大圣等

这类神明有一些特点,第一,有很大的功劳,对当地人民有很大的功德,常见:大王,将军等

来自福建的某神明牌位,写着敕封,至德堂通过走访得知,目前也有两种方式,

一:清代官职,比如某郡主

二:皇帝颁诏书封赐臣僚爵号,比如第二十四代天师,就是:敕封真静先生

本文也是一时兴起,难免疏忽,说的不对或欠缺,还望留言指正,您慈悲

敕封

清明节代烧/代诵经_至德堂在线报名

清明节代烧/代诵经_至德堂在线报名

老祖宗的传统,到了你这里是否还可以继续传承?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祭祀祖宗、延续香火的习俗,以示孝敬、不忘本。清明节、中元节、寒衣节,是中国传统节日里祭祖的三大节日。古时,这种礼俗很盛。因各地礼俗的不同,祭祖形式也各异。

一、清明节,在春分后第十五日,又叫踏青节;

二、七月半,又叫中元节、鬼节;

三、十月一,又叫十月朔、寒衣节(多以北方)、冥阴节。

一般而言,超度让可以亡魂得以解脱,尽快去轮回,不论是对你、还是做法事的法师来说,这都是一件有无量功德的善事

上坟烧纸能够改变我们的运气,知道了这一点,以后就要更加注意,争取将这一孝举做得更好;有不同观点者,也是机缘不到,待机缘成熟时,自会明白这一道理。祭祖的方式不仅限于扫墓、烧纸等;往往一场超度的法事,会让历代宗亲得以摄召,往生极乐。这也就我们经常听到的阴超阳泰、度亡之功。

冥包格式怎么写呢?

其右上角的“清明寄钱”,讲的是烧包袱寄钱的原由、时间。人刚死,烧包袱过去,谓伴棺寄钱;正月初一、五月初五、七月十五、八月十五、十月初一,烧包袱过去,分别为“元旦寄钱”、“清明寄钱”、“端阳寄钱”、“中元寄钱”、“中秋寄钱”和“寒衣寄钱”。中间的那一行,是包袱的主体部分,注明收钱人的称谓、姓名。“故”,死也。“显考”、“显妣”是父亲、母亲的敬称,至于父母是否“显”过,并不重要。如果是孙辈给祖辈烧包袱寄钱,则要写“显祖考”、“显祖妣”。“某府”,表明是某家的事。“讳”要朝右挪半个字,上辈人的名字,是不能随便说、随便写的。男的接着写名讳,女的写姓氏即可,不写名字。有些家族在祖母那一辈,女人没有学名,只有小名。而母亲的小名,子女并不一定知道的。

最后还要盖上大印,由高功应祖气或破地狱或交由坛土地交由亡魂(有些日期过久,或过弱不能亲领者),防止别人来抢

本舘于本年清明节(4月5号/闰二月十五)举办清明节代烧法会,价格为360元一套,套餐包含∶

1,元宝衣服,水果三牲(素鸡素鱼素猪)供品

元宝金山银山∶三袋,素三牲随坛各一份​

2,高功上坛,讽经演教,超度亡魂(全真仪法)

3,全坛供灯/烛24小时

需要提供:阳上(本人)姓名,地址(常住址)

亡者姓氏,或全名

与亡者的关系/历代先祖

在线报名/填写方式:

(扫描下面二维码填写相关信息与支付费用)

什么是“法教”,“法教”到底有没有“师父”

1

首先,我们要明白什么是“法教”,就得先明白什么是修行,什么是技能,古话说一法一术,以证大道,我个人把“法教”定义为术,最根本是没有法教这个说法和词汇,全称应该是民间法脉或者民间道脉,是属于方术一种,最为代表性的类似于祝由一门《道学大通论》,而太过久远的我们不在这里加以论题,我们聊聊现代社会的“显教”,闾山,茆山,六壬,梅山等,大部分以汉末的符水道教和神仙道教相结合《胡孚琛–道教大词典》,再大量吸收符箓派的思想,吸收并改进科法(科仪),成立自己的体系,以方便,见效快著称





与原始方术不同的是,现代“法教”受到明末工具教的影响,加入了大量江湖把戏,比如作者所传承的六壬伏英馆一脉,融合了比如“顶刀”,“过香”等把戏,我们这辈人如果再不真心实意的说出来,等我们后代扒出来,那就没脸了,问一个师傅的法灵不灵,很简单,叫他先打三个临坛圣挂出来(这里不知道会冲击多少人的利益)这个方法也可以对付那些传假法,函授的人


说到师父,其实就是两点,


一个是传统意义的师徒,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传道授业,按照传统礼仪拜师,不去要求什么钱财,真心学法,说句难听的,师父百年后他是要戴孝的,因为规矩众多,又不得钱财,这个在现代的民间法脉中已经很少存在了


另一个就比较普遍了,收人钱财,授人技艺,为先生,直白点为一门交易(先生对你不错,你还恩情这是后话)我们称为师傅,现代很多师傅受人钱财,还要无休止的索取,渴望别人能按照传统意义上对待师父的理解对待他,可笑



当然我也不是圣人,我也是为名为利,好就好在我自认为我没有太多戾气,不与人争吵,而戾气产生最多的因素,是他觉得他在这里的付出没有得到相对的回报

论法师的因果报应与“收费”

1

首先,这是个难聊的话题,首先这是站在个人所理解的层面去尽量解释这个问题



首先我们所理解的因果,是否是正确,是否就是不违心?当然这里的心指的是我们传统观念上的思想,包括仁义道德


这里群友分享了一则小故事,我们用这个小故事引出下文:“山东菏泽,有人给人看风水,收入4000,这是那位户主的全部储蓄,风水师的师父知道后让他少收,风水师不同意。老头说,7天内小心,结果风水师在第七天被门框拌了一脚,摔倒在地上,死了”


首先不谈论故事的真伪,而是故事想说明的留一线的问题,到底我们做为道士,法师,该不该留这一线呢?


首先,我们需要判断的最初的标准是,是否是在真正的帮助别人,要判断这个事情,首先要站在事主的角度去想问题,判断他的初心与否,为自己?还是为他人?为不劳而获?还是为子孙后代?当然还能更加的细分


我们做一场法事,能产生什么效果与后果,这已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了,但留一线的意思,在上文故事中,并不适用,比两个例子:


比如老人过世,办法会这么很多人都是借钱办的,再者是急难救命,冲煞中降,邪师来害,我们做为道人,法师,我等此项特别应该留一线,发慈悲之心


再说上文的风水,合和,招财之术,收费方面我教导在收费方面是只能高不能低,小调小收费,大调大收费,风水可不是救苦救难,有些半桶水为了扬名利益到处多嘴,且行且珍惜


风水之术等是帮人改变,如果他命该有这个难,你去帮人改变自然因果,落回的才是你法师的身上,人家说,见到穷苦人,有块钱给人买个米面,而不是我会风水,发慈悲心就帮他改了坟场,慈悲心得有,但不是这么发的(如果是为了众生来行术法除外,比如庙宇,城市规划等)


一个人他自己都想不通过努力正道去改变命运,想用术法(风水,乱行兵马招财,合和姻缘等)来一劳永逸,他本身就心术不正,你去帮他人做此类法术,行的就是不义之事
​如果是冲煞冲神,无妄之灾,我等子弟该发慈悲心来帮人救苦救难,此为善举,不该过份收费


再回到我们论法术的因果中来,要该怎么做,怎么做才能圆满,也是我教导弟子的最大一点不同,首先,我们不能学别人捉了邪精,就丢到江河大海之中,万一跑回来,后患无穷,更别说直接打杀造孽,应该事后请神超度才能送的圆满,再者给人除病之前,应该充份了解事情经过,能讲和尽量讲和,万不得以不能恐吓


有因果的术法,合和姻缘,招财,改运等,能用经文祈福拜斗等,就不用兵马,兵马无情,阴师也不会很明示,全靠自身的判断之时,就要深刻的理解因果根本,乱来后果无穷


最后祝大家日渐精进

道教“法教”“仙教”不应该有分别

1

因为本人一直以来做宗教相关的生计原因,也去接触了非常多的同行,居士,善信,发现经常存在的几句话



“我是法教,看不起那些正统道教所作所为”


“有术无道,止于术”


“就会玩兵马,斋醮用神,不懂打理自己”


从阐教起,周易兴,老庄道家哲学到张天师立教以来,未曾分别,为什么到我们这一代就如此分别,戾气大发,又何谈度人,救世,修仙呢?


我知道,小道人微言轻,但我还是想说两句,无论是为名利,为良心,都好,我都认为道教,法教,仙教,不应该有分别


首先我认为,一个同源的文化,如果内耗不断,那要怎么发展,该如何去向外传扬,到这里我们民间法脉的同道会说了,我们的东西本身就不是出自正统道教。这里的的话有两个问题,第一,符法,花字,水法是祖师创,而祖师所参照的,不一是以正一道的讳字,敕令所组成,虽然正一现代式微,某帅府的做为可能有些人不满,但正一道记录在册的都已经超过一百多个门派,


小道做为铁板教等几个民间法脉弟子,深深得知,民间法脉少数以儒教(完整已失传)天地为主的法脉流传外,多数还是以儒表,道心,阐教的理论(部分祖天师阐释)(比如上表,因果论,地府,鬼神论,命运论等)所演化,祖师(师公)等只是加入了自己的见解化繁为简用来解谢众生的方便法门,派别不同,不代表道不同​,我们不应该自成一派,我们该承认的是我们只是历史长河中一个人数稍少点的后来者方便派别,并不是能够完全独立于体系外的产物







再说回正一道,祖天师传法以来,因为传的东西众多,所以没过多久就传出了很多不同方向的派别之分,多数以内练三光为主,有斋醮,符法,气功等等,从来也没有一家能集百家之所长,所以正道,正法,谁来定义?谁又能定义?​只能说大的宗门在律文方面比较完善而已。






有术无道,止于术,这句话出自道德经,原意讲为什么和怎么做(粗鄙解释),但常常被用于在心学禅学等后世性学修练之中,但很多人就喜欢把自己归为正道,正信,正法,但什么才是正呢?难道?道还分正反?​就算分,以我们的知识,智慧,能否分清?有些心(性)学弟子还常常引用这句话来做注正法,但我想说的是,去多读几遍萨祖宝诰,路不同,方向相同,再者有些人走的方向本身就是不同。






再说同仙教,现在已经大致与全真,气功等门派融合,他们所走的路,方向本来就是修仙,方向不同,那路肯定走的就不一样,为了更好的修性,清代有些门派还有借鉴当时显教禅修的书籍来配合仙教的法门(因为清代政治原因等,道教原修性法门不得显,现在恢复不少),有古时称内丹道,小道做为弟子也有些年份,看到很多后学弟子比较去产生对术类,方法类的分别,更有甚者自诩大道,这些都是障碍,要改




最后祝各位同修,日渐生精进

论法脉“口工”的重要性

首先我们要说明的是什么是“口工”,

在六壬伏英舘当中口工的重要性,不唯一性,多样化与现代传教者的缺失性,所谓口工者,即一门内不记载于法本,符书上的口决,画字,科法(釆用道教名词便于论述)等,也是符书佬一生不可得之物,我们将从平公一脉的符篆,坛庭,法科三个方面去论述口工的重要性​
其次,我们为什么要去了解“口工”,现代社会,以杂为荣,以多为资本,甚至有些人以少为耻,如果有看到有人同个门派承多个法脉(只针对伏英舘弟子),一者是把一门修为大成出师者,另一者就是这边咬一口,另一边取一勺,我听过太多伏英舘弟子和我说过
“平公一脉的东西这么少,很多东西都没有”
“法本我看过,没有”
“虽然我放教了,我还是搞不懂为什么一道符各个法本记载的画字,用处不同”
最后把法搞成一锅大乱炖,到处都不得精华
首先说符篆,伏英舘一直以符法著称,有言“千处求我灵符千处应”,首先,我们学习画符,要把“万变不离其宗”其中的“宗”给搞明白,这样画出来的符才有理论上的支持,​
看一个师傅画符(仅对伏英舘弟子)为什么说是否得到真传与功夫到不到家,看他符胆就知道,如果画的和拇指那么大,那他还得回炉几年,因为这里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口工,这是一者。
二者呢,是看印,一些师傅盖印杂乱无章,甚至**,伏英舘本身有八种印,现代流传通用的只有“太上老君印”“一善印”,法师在藏魂,肚兜等处用太上老君印本身是违背的,虽然我不否认他的有效性,但这个已经流传太广,已经不能去否认​此图致符书佬
今天一个朋友问我画符符胆画错之后,可以在原来符胆的位置上重新再画一遍?在你没有练僮身之前,这个是绝对不可以的,这里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如果你敷衍师公,师公绝对也会对你敷衍,符胆做为一张符的发动机,其中的“口工”要谨记,不可以马马虎虎
三者落笔的顺序在之前是有一套自己的口工的存在,后人发明了画鸡蛋理论(即画个鸡蛋落符胆都能用)的“哲学”见“弟子造不明,老师公查明”后,才慢慢淡化,我个人是反对新香弟子学习这种方法的,很多人抛弃了很多口工,加以自己的思想,造成法不灵,或者是干脆就是符书佬,买法者,且行且珍惜
再讲到伏英舘设坛(不含法扇坛),七星坛作为一个法师最重要的修行行法根据地,坛图,香炉,上香,怎么落花字,怎么供奉,都有一套完整的东西,比如香炉要有*有*,或者是干脆用平公用的狮头炉,其中的口工更是多如牛毛
法科方面就更我这边直接给出一个结论,即:
六壬伏英舘(平)的所有科法都有在法本记载
但在法科,规仪方面所有的流程,几乎都是言传口教,你可能会看到同为一脉,对于同一种法科,方式,场面都不太一样,因为这个师傅掌握了“发动机”的原理,伏英舘作为倚重符法的一个门派,其中口工还是比较多的,所以才会过教七天,四十九天舘等,留在师傅家中修习与传授符篆或僮身等,单靠法本无人能修通,照葫芦画瓢者且行且珍惜。
愿各位同修日渐精进。